地理学堂:百年风雨,俄罗斯足球历史简介

2018-05-14 17:00:57 Welcome to hg0088.com {{info|html}} {{advert|html}}

(距离俄罗斯世界杯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足球地理学堂》也将特别推出《俄罗斯巡礼》,以各个世界杯举办城市为话题,向广大球迷介绍俄罗斯的人文地理。

在对具体的城市展开描述之前,我们首先会让各位对俄罗斯有一个总体的形象。考虑到足球毕竟才是主体,因此在本篇,我们对俄罗斯足球的历史进行了简要的回顾。从下一期开始,我们将会简要介绍俄罗斯世界杯举办城市的大致情况。)

在不久前,俄超联赛官方正式宣布将会于2018-19赛季开始启用新LOGO。

这一品牌标志选择了俄罗斯的经典形象——熊作为主体,辅以俄罗斯国旗中的白蓝红三色,熊头和熊鼻则选择了经典的足球正五边形,显得既复古又前卫。而时至今日,俄罗斯足球也的确已经走过了百年历程:

荒蛮生长

早在1917年十月革命之前,足球运动就在沙皇俄国大受欢迎。俄罗斯有史料记载的第一场足球赛,于1887年发生在莫斯科附近的奥列霍沃-祖耶沃。

1912年,全俄足球协会成立。同年,沙皇俄国足球队参加了斯特哥尔摩奥运会,于当年6月30日在瑞典的斯特哥尔摩进行了首场正式国际比赛,1-2不敌芬兰队。第二天,沙俄足球队更是遭受了最惨痛的失利:0-16负于德意志帝国代表队。

(1912年参加奥运会的沙俄国家队)

但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内战的相继爆发,直到1924年11月16日,苏联国家队在莫斯科3-0轻取土耳其,才正式宣告国家队足球的归来。但出于政治考虑,担心球队输球有损国家尊严,苏联此后近三十年时间一直没有参与国际正式比赛。

(早期的苏联国家队,经典的“CCCP”清晰可见)

除此之外,由于“新经济政策”随着列宁去世而式微,出于意识形态的问题,苏联当局多次解散俱乐部,下令只能由企业和工会组织球队,意图彻底消除职业足球这一“资本主义糟粕”。

但到了1931年,斯大林还是承认了“所有人应该按才能和贡献领取工资”,这也在理论上铺平了职业足球正式化的道路。

联赛草创

到了1936年,苏联足球超级联赛正式诞生,莫斯科迪纳摩和莫斯科斯巴达克分获获得了春季和秋季联赛的冠军。同一年,莫斯科火车头成为了首届苏联杯的冠军。

自那之后,苏联联赛原则上确定了以自然年为比赛周期的赛制。受限于战争、政治等因素,苏联超级联赛在赛制和比赛周期、参赛球队数量上发生过很剧烈且频繁的变化。

在前六届联赛中,莫斯科迪纳摩和莫斯科斯巴达克各自三夺冠军。彼时,苏联俱乐部和国家队一样,处于闭关锁国状态,缺少同欧陆球队的交流。

1941-1944年,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联赛无限期中止,很多球员都牺牲在惨烈的战争中。

战后新秩序

到了1945年,莫斯科迪纳摩赢得了战后的首届联赛冠军。此后则是莫斯科中央陆军在1946到1951六年五冠的辉煌时代,这期间他们还完成了一波三连冠。

可惜好景不长,在成为苏联历史第一豪门道路上顺风顺水的中央陆军,遇到了历史性的拐点——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此次奥运会是多年以来苏联首次派代表队参加国家大赛,同时也是40年以来首次派队参加奥运会,因此全体国民都异常重视。

不过,他们在小组赛就遭遇了公认的强队南斯拉夫。此时南斯拉夫和苏联已经形同陌路,尽管没有依附西方,但已经被开除出社会主义阵营。此时,斯大林对铁托的“叛变”耿耿于怀,因此向苏联足球队下达了必须夺冠、尤其不能输给南斯拉夫的命令。

(曾经并肩而立的铁托和斯大林)

尽管在和南斯拉夫的首战5-5逼平对手后,但苏联在重赛中被南斯拉夫1-3逆转。这场失利震动全国,引以为耻。余怒难消的斯大林下令将这支代表队全体流放西伯利亚,并解散国家队主力所在的中央陆军。这也是有史可查关于“输球挖煤”的最早记录。

好在几个月后,由于斯大林去世,苏联队球员们结束了厄运,恢复了球员身份。但斯大林的命令对于中央陆军而言,无疑是灾难性的:

在1953年重建之后,直到1991年夺得末代苏联联赛冠军的近四十年间,他们仅仅在1970年折桂,还在八十年代两度降级,中央陆军彻底沦为了一支平庸球队。

在中央陆军遭遇当头一棒的同时,莫斯科迪纳摩和莫斯科斯巴达克平分了1952到1959的八年冠军。

“八爪鱼”雅辛

1952年的赫尔辛基奥运会之后,苏联国家队进行了大幅度换血,苏联足球也开始越发频繁地同国外球队交手。

莫斯科迪纳摩的年轻门将列夫-雅辛在1954年首次入选国家队,这也是一个时代的开端。

(职业生涯扑出了约150个点球,雅辛顺理成章地登上了2018年世界杯的官方海报)

在雅辛的带领下,苏联在1956墨尔本奥运会的决赛中复仇南斯拉夫。也正是因为在奥运会的夺冠,才让苏联足球界意识到自己的国家队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他们又在两年后的瑞典世界杯首次参赛便收获第五名的佳绩。1960年,苏联先后战胜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问鼎首届欧洲杯冠军。

1962年世界杯,雅辛状态糟糕,苏联也早早出局。很多人都一度认为,32岁的雅辛已经不再是那个高接抵挡无所不能的“八爪鱼”了。

但到了1963年,雅辛通过对阵英格兰明星队的惊艳发挥恢复了信心,此又在对阵意大利的欧洲杯资格赛中奉献经典神扑。最终他获得了当年的金球奖,至今仍是史上唯一一位夺得金球奖的门将。

此后,雅辛又带领苏联先后在1964年欧洲杯和1966年世界杯获得亚军和第四名,后者也是苏联在世界杯上的历史最好成绩。

(雅辛的国家队生涯——1954-1970,几乎就是苏联足球的黄金时代。)

1971年,雅辛正式挂靴,国际足联同苏联政府一同为其组织告别赛。博比-查尔顿、贝肯鲍尔、尤西比奥、盖德-穆勒、法切蒂等足坛巨星穿越铁幕,来到苏联首都参加雅辛的告别赛——实际上在那一时期,足坛巨星经常参加此类“全明星赛”——雅辛在十万人的掌声中结束了自己的球员生涯。

马斯洛夫

六十年代的前六年成为了苏联联赛历史上的第一段“乱世”,先后五只不同的球队登顶,其中三支都是首次夺冠:

马斯洛夫带领莫斯科鱼雷在1960年异军突起,夺得队史首个联赛冠军。紧接着又是来自乌克兰的基辅迪纳摩,他们打破了俄罗斯球队近三十年的垄断,同时也成为第五家举起苏联冠军的俱乐部。

此后两年,莫斯科迪纳摩和莫斯科斯巴达克连续包揽前两名,各得一冠,似乎一切又回到正轨。但来自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迪纳摩成为了1964年的新科冠军。1965年,莫斯科鱼雷再夺冠军。

(马斯洛夫或许是史上最被低估的战术大师)

随后的几年属于马斯洛夫和他的那支基辅迪纳摩。马斯洛夫是首名系统化研究球员膳食营养的主教练,他还发明了经典的442阵型,开创了“压迫逼抢”和“区域防守”的概念以及进攻型边后卫这一角色。

在1964年接手基辅迪纳摩之后,马斯洛夫让球队在此后五年获得三冠两亚的佳绩,尤其是在1966到1968获得了追平联赛记录的三连冠。尽管此后失去更衣室掌控的马斯洛夫还是离开了基辅,但基辅迪纳摩作为东欧豪门的根基已经奠定。

洛巴洛夫斯基时代

1971到1982依然是基辅迪纳摩的时代,除了在1976年的春季联赛发挥不佳排名第八,他们最差的成绩就是1979年的第三名,其他时候非冠即亚,其中洛巴诺夫斯基居功至伟。

洛巴洛夫斯基三度执掌基辅迪纳摩,累计达二十年,带领基辅迪纳摩夺得了8次苏联联赛冠军和6次苏联杯冠军。他钟情于打造“体系足球”,格外强调高度压迫式打法,要求球员能够胜任不同的位置。

洛巴洛夫斯基的基辅迪纳摩在1975年和1986年两获欧洲优胜者杯,他先后带出了布洛欣、别拉诺夫两代苏联旗帜兼欧洲足球先生,又培养了乌克兰“核弹头”舍甫琴科。在1975年的欧洲超级杯两回合总计3-0完胜欧冠冠军拜仁慕尼黑,更堪称他执教生涯最值得称道的胜利。

(舍瓦在夺得金球奖后,将其献给恩师的铜像)

洛巴洛夫斯基在国家队层面也曾一度令苏联看到中兴希望。

在雅辛退役后的七十年代,苏联的国家队成绩都难言理想,1972年欧洲杯决赛苏联0-3脆败西德。他们下一次出现在大赛,要等到十年后的1982年世界杯。

洛巴洛夫斯基以基辅迪纳摩为班底所组建的苏联队,拥有两代金球奖得主布洛欣和别拉诺夫以及八十年代的最佳门将之一达萨耶夫。

1986年世界杯,他们以小组赛头名出线,但十六强战被比利时打进两个越位球,遗憾地以3-4被淘汰。

1988年,苏联在预选赛淘汰普拉蒂尼的法国队,时隔十六年终于又一次打进欧洲杯决赛圈。他们在小组赛三战全胜,力压荷兰以头名晋级,但最终在决赛中0-2输给了荷兰。

红色余晖

1979年,老牌劲旅莫斯科斯巴达克时隔十年再夺联赛冠军。雄心万丈的斯巴达克认为他们将开创一个时代,但迎来的却是此后七年五次亚军、两次季军的命运。直到1987年,斯巴达克才再次夺冠。

基辅迪纳摩在1990年夺得了联赛杯赛双冠王,也在联赛冠军次数上再次超出莫斯科斯巴达克。1991年,莫斯科中央陆军夺得苏联最后一次双冠王,同时也是最后一届苏联超级联赛冠军。

东欧剧变引发的家国动荡也严重影响了苏联国家队的表现。在1990年世界杯上,苏联小组即遭淘汰。

而由于苏联解体,此前已经晋级的这支球队不得不以“独联体”名号出征1992年欧洲杯,最终小组垫底。

(胸前字样已经从苏联的CCCP变成了独联体的CIS)

从此,由于苏联解体,苏联超级联赛和苏联国家队也就此成为历史。

新世纪的变局

自从苏联解体之后,直到2008年欧洲杯打进四强,俄罗斯国家队的战绩一直非常糟糕:七届大赛里缺席了三届,同时从未小组出线。

这在一定程度上或许也和联赛缺乏活力有关。失去最强竞争者基辅迪纳摩之后,莫斯科斯巴达克在新成立的俄罗斯超级联赛的前十年开启了制霸模式,仅仅只让位于西南边陲弗拉季高加索的阿兰尼亚在1995年夺冠。

进入新世纪后,大量资本家在普京的号召下投资足球,在事实上改变了俄超已经僵化的格局。

2002年,莫斯科火车头夺得队史首座顶级联赛冠军。2004年,火车头再次以一分优势力压中央陆军夺冠。而在2003和2005、2006年,莫斯科中央陆军三度折桂。

2007年到2010年,则由两家背靠油气巨头的俱乐部——圣彼得堡泽尼特和喀山红宝石逐鹿,他们拉开了俄超引进大牌外援的篇章,从此俄超射手榜开始被外援霸占。这两队在这五年里各自三次和两次夺冠。

在新世纪,莫斯科中央陆军(2005年)和圣彼得堡泽尼特(2008年)各自夺得一次欧洲联盟杯,泽尼特还在当年的欧洲超级杯击败了曼联。希丁克执教的俄罗斯国家队也在2008年欧洲杯屡克强敌,杀入四强。

(横空出世的“沙皇”阿尔沙文曾被视为俄罗斯足球中兴之主)

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这将是俄罗斯足球复兴的开始,但一切雄心壮志,都随着俄罗斯国家队在2010年世预赛附加赛负于斯洛文尼亚而戛然而止。

此后,俄罗斯尽管没有再缺席世界大赛,却始终没能再次突破小组赛。于是政策再次改变,加之经济制裁导致的卢布贬值,资本开始撤出足球领域,喀山红宝石也淡出人们的视野……

双头鹰的迷茫

俄超在2011年正式修改赛制,转向和欧洲主流联赛同步的跨自然年秋春赛制。改制后的前几年,俄超大势便是圣彼得堡泽尼特同莫斯科中央陆军的争霸,这两支劲旅近几年从未缺席欧战,而火车头、斯巴达克和迪纳摩三支莫斯科球队也是欧战常客。

但在2015-16赛季开始前,俄罗斯足协又突然出台了限制外援的新政,要求每只球队的场上外援不得多于6人。

时任泽尼特主帅博阿斯就对于这一外援新政措手不及并大吐苦水,诸如胡尔克、维特塞尔等大牌外援也相继离开泽尼特。减少了投入的泽尼特也开始逐渐掉队,并且在今年掉出前四名。要知道他们上一次无缘联赛前四名还要追溯到2008年,而那一年还是因为主动战略性放弃联赛,最终成就了联盟杯冠军。

尽管联赛的观赏性随着外援人数的减少而降低,但好的方面便是俄超又逐渐呈现乱世之象:2015-16赛季,伊朗前锋阿兹蒙效力的罗斯托夫就曾长期领跑俄超积分榜,但最终功亏一篑。2016-17赛季,莫斯科斯巴达克时隔十六年再夺联赛冠军。

而本赛季,莫斯科火车头一路领跑。在倒数第二轮的比赛中,替补登场的埃德尔(正是欧洲杯上的那名葡萄牙前锋)打入绝杀,帮助火车头1-0击败泽尼特,从而提前夺冠。这也意味着莫斯科火车头将作为种子球队出现在下赛季的欧冠联赛中。

此时距离火车头上次夺冠已经过去了14年。值得一提的是,率队夺冠的功勋老帅塞明,此前于1986年至2005年执教火车头长达19年,俱乐部史上全部三座顶级联赛冠军均由他一手打造。

俄超联赛已于北京时间5月13日落下帷幕,这也意味着距离世界杯开幕仅仅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俄罗斯举国都将举办世界杯视为振兴足球的难得契机,但现在很多俄罗斯人都对国家队在本届大赛的表现不抱太高期望。

沙皇俄国时期混乱与式微,任人宰割;苏联突然出现在世界舞台已是强者之姿,曾经盛极一时,却又轰然倒塌;联邦时代重新起步,却又跌跌撞撞,前途未卜。百年风雨,俄罗斯足球的发展也同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

可以确定的是,双头鹰的命运正处在又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高笔)

相关文章:地理学堂:世界杯举办国俄罗斯,俯瞰欧亚的双头鹰

足球地理学堂:领略世界风土人情